推荐资讯

前面的拆迁公司自然要中断合而你们,就可以直接接手这个工程了

发布时间:2018-06-07 10:47 浏览:
 这几天,我始终按照齐小妹的吩咐。每天都在工地上忙忙碌碌着。秃子那面进展的也很顺利,大部分的拆迁户都已经搬走了。剩余的一些住户,也正在陆续搬迁。
 
    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霍三爷和霍风在没有任何的动静。他们越是这样,我就觉得事情越不简单。我虽然不了解霍三爷,但我知道霍风,他虽然低调,却绝对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他迟早要有动作的,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天下午,我正在工地上监工。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掏出一看,是骆雨寒打来的。急忙接了起来,就听骆雨寒在对面轻声问说:
 
    “白风,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一面……”
 
    骆雨寒的声音有些低沉。能感觉到,她的情绪似乎不太好。
 
    想到工地上的事情也不多,我便马上回答说:
 
    “有时间,你说去哪儿见面吧……”
 
    “来我办公室吧,有些话我想问你……”
 
    我答应一声,便挂断电话。
 
    回到夜总会,简单收拾下,我便开车去了骆雨寒的报社。这一段时间,因为忙着工地的事,我和骆雨寒也始终没联系。但和之前一样,我依旧派燕九每天送她上下班。就是担心霍风会忽然对她不利。
 
    到了报社,把车停好。我直接上了楼。到了办公室门口,敲门进去。就见百叶窗前,骆雨寒正双手抱肩,呆呆的看着窗外。
 
    直到我进门,骆雨寒也没回头。她始终看着窗外。看着她窈窕的背影,我轻声的说了一句:
 
    “雨寒,我来了……”
 
    说着,我便慢慢的朝骆雨寒走了过去。站在她的身边,骆雨寒这才转头看了我一眼。她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你来了……”
 
    虽然我察觉到,骆雨寒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好。但我还是玩笑着说:
 
    “怎么,你背后有眼睛,看到我了?”
 
    我虽然是玩笑,可惜骆雨寒根本没笑。她慢慢的摇了摇头,看着我说:
 
    “不是眼睛,是味道!是你身上和别人不一样的味道。只要你在我周围出现,我就能很清楚的辨别出来……”
 
    这明明说的是情话,可骆雨寒说的,却没有半点的暧昧。反倒有种淡淡的失落。看着骆雨寒,我伸出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再次轻声的问她说:
 
    “雨寒,告诉我,发生什么了?你的情绪怎么这么低落?”
 
    骆雨寒微微叹息了一声。接着,她退后一步。而我的手,自己也就落空了。我心里微微一颤,能感觉到,骆雨寒现在要和我保持距离。我刚刚的亲密举动,已经让她不太舒服了。
 
    我不解的看着骆雨寒,她也看着我。对视了一会儿,就见骆雨寒朱唇轻启,看着我问:
 
    “白风,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你说……”
 
    骆雨寒淡然的问说:
 
    “白风,我想知道。我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
 
    骆雨寒这没头没脑的话,问的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在心里暗暗想着,她今天是怎么了?对我忽然变得冷淡,问的问题,也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她知道我和柳晓晓,或者秦念也曾有过暧昧?但我转念一想,不太可能。因为她们之间,根本没有接触的。
 
    想了下,我便真诚的看着骆雨寒,把我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雨寒,我承认,我一直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觉得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至少,和我从前见到的那些女人不一样。随着我们的接触,我也发现,我慢慢的喜欢上了你。但我也和你说过,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我不敢再朝前走一步。我怕耽误了你,更怕害了你……”
 
    这的确是我的心里话。在之前,我也和骆雨寒说过。毕竟我是生活在灰色地带的人,而她,却是生活在阳光下的。
 
    我认为我说的很真诚。但骆雨寒却是一脸的漠然。她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的说着:
 
    “白风,如果是前几天你对我说这些。我想,我一定会很感动。至少你的话,可以证明,你是喜欢我,愿意为我的未来去考虑的……”
 
    说到这里,骆雨寒忽然停顿了下。我怕她不肯继续说,急忙问她:
 
    “那现在呢?你不再相信我的话了吗?”
 
    骆雨寒依旧是一脸的淡然,她继续说道:
 
    “是的,有些不敢相信了!”
 
    “为什么?”
 
    我急忙追问着。
 
    我很想知道,我俩不过几天没见而已,骆雨寒对我的态度,怎么忽然改变这么大。并且她对我的态度,也开始冷淡。
 
 第一百六十五章 解释
 
    我的追问,骆雨寒似乎并没着急回答。她慢慢的转身,走回办公桌前。好一会儿,她才转头看着我问:
 
    “白风,棚户区的拆迁工程,现在是谁在做?”
 
    骆雨寒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这才明白,原来骆雨寒是因为这件事,在生我的气。
 
    我马上回答她说:
 
    “霍三爷的公司被政府强制停止合作后,就由齐家的拆迁公司接手。因为我的夜总会就在那一带,所以这件事,齐小妹便让我来参与了……”
 
    我很想和骆雨寒说实话。但我知道,一旦把事情告诉她了,她肯定会更加伤心。我干脆撒谎,把这件事拖过去。
 
    我话音一落,骆雨寒忽然冷笑了几声。她看着我,身前落寞的说着:
 
    “白风,难道和我说一句实话,就那么难吗?”
 
    骆雨寒的话,让我再次愣住了。看着她,我竟一时语塞。而骆雨寒则幽幽的说着:
 
    “白风,其实一开始,你就已经计划好了,对不对?从我开始着手那篇报道,而恰好我告诉你了,你就开始设计你的计划。你让我先把稿子压着,然后你去找超市的老板。最后等到矛盾激化的那一天,你让我把稿子爆出。这样,前面的拆迁公司自然要中断合同。而你们,就可以直接接手这个工程了,对吗?”
 
    我不知道骆雨寒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些,难道就是因为我现在负责这个工程吗?但我听她话里的意思,她也只是知道这些而已,对于后期发生的打砸放火的事情,她应该是并不知情。
 
    见我没说话,骆雨寒再次逼问了一句:
 
    “白风,回答我……”
 
    我抬头看着骆雨寒,但我依旧是一言不发。
 
    见我不说话,骆雨寒忽然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几张照片,直接放到了桌子上。接着,用她修长的手指,朝我的方向推了过来。
 
    “你看看吧……”
 
    “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取悦这个女人吧?林白风,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看着骆雨寒,我把照片,轻轻的放到了她的眼前。有些嘲讽的说道:
 
    “雨寒,你是专业的记者!这种借位的偷拍手法,你会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想问的不是照片,而是你做这件事的目的,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
 
    骆雨寒不甘示弱,她依旧冷冷的盯着我问。
 
    我摸出一支烟,点着后,抽了一大口。看着骆雨寒,我反问说:
 
    “想听真话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