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就好像他亲眼所见一样不出意外的话

发布时间:2018-06-07 11:04 浏览:
  因为我不知道之前的事,所以我不敢妄下断言。
 
    听我这么说,齐四便斜眼看了我一下。单单是这一眼,就看的我心里有些发毛。齐四又继续说着:
 
    “我那天虽然给了小妹一耳光。但事后,我也和她道了歉。小妹虽然还在和我赌气,但她已经接我的电话了……”
 
    看着齐四,我心里暗想,就凭这个,肯定不能断定齐小妹是被绑架的。但齐四没继续说,我也不敢追问。
 
    因为齐四开口了,整个大厅立刻一片安静。这些人都坐回自己的位置。只有我,始终站在齐四的身前。看了我一眼,齐四又继续说着:
 
    “前天晚上,小妹和两个朋友一起去了我们齐家的一家慢摇吧。她们一直玩到第二天凌晨,才结束的。当时慢摇吧里主事的人,要派司机送小妹回去。但小妹倔强,她偏要自己开车走。主事的拗不过她,只好拍人暗暗跟着。没想到的是,因为那个时间散场,人喝多,他们居然把小妹跟丢了。当时以为小妹自己会回家。可没想到的是,昨天中午,忽然发现了小妹的车。车里除了这部手机,还有一只高跟鞋。至于另外一只鞋在哪儿,现在我还都不知道呢……”
 
    齐四说的很慢。但能感觉到,他也很痛苦。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再次问说:
 
    “白风,这些情况加在一起,能不能断定小妹是被绑架的?”
 
    空车,遗失的手机,以及一只不小心掉落的高跟鞋。这种种情况加在一起,可以断定,齐小妹肯定是被人绑架了。
 
    见我紧皱着眉头,也没说话。齐四便又问我说:
 
    “白风,你最近和小妹走的近。你觉得这件事是谁做的?”
 
    齐四话音刚落,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霍风的身影。我刚要说话。齐四忽然转头看向门口处,我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就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正慢步的朝齐四走了过来。
 
    这男人是齐家的张管家。上次霍三爷带着霍风来会所时,就是张管家带我进来的。这张管家有些驼背,虽然不过五十多岁,但看着却有些老态龙钟之感。
 
    明明是一件急事,但他似乎一点也不着急。而齐四好像也比从前多了许多耐心,就安静的等着张管家。张管家一到齐四身边,他轻声喊了一句:
 
    “老板,有消息回来了……”
 
    齐四微微点头,竟很客气的说道:
 
    “张叔,有话就直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向来高深莫测的齐四,居然叫张管家为叔叔。从这一点上看,张管家在齐家的地位绝对不低。不然,齐四不可能对他这么客客气气的。
 
    齐四说完,张管家这才继续说道:
 
    “这几天南淮到江春的人有,南淮的土匪夫妇。他们是三天前到的,随从的保镖六人,司机两人……”
 
    张管家不急不缓的说着。但这些话,听的我确实一阵阵心惊。土匪不是第一次来江春,但让我吃惊的是,居然连随从几人,张管家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张管家停顿了下,又继续说道:
 
    “另外,今天中午,南淮的蓝羽也到了江春。随从女保镖两人,司机一人。另有暗中保护的人若干……”
 
    一提蓝羽,我心里更是忐忑。我甚至都有些不敢看张管家。要知道,我刚刚从蓝羽那里出来。如果齐四要问,我还真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管家一说完,齐四便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的说着:
 
    “暗中保护的人若干?这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对方来了几个人,对吗?”
 
    张管家立刻点头,他平淡的说道:
 
    “是的,对方来几个人,的确没调查出来。老板,你也知道,石中宇身边卧虎藏龙。什么样的能人都有的……”
 
    我跟着齐四也有一段时间了。和他接触的过程中,他总是沉着脸,脸上很少有任何的表情。可当张管家说完这话时,齐四忽然面露不屑,冷哼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身边藏龙卧虎,我身边也不是酒囊饭袋……”
 
    齐四的话还没说完,坐在左手边的一个男人,忽然开口说道:
 
    “四哥,要不你让我去,我先把那个叫土匪的夫妇,还有蓝羽抓起来。我就不信,他身边的人出事,石中宇他还不亲自来江春?只要他现身江春,我们立刻派人把他剁了……”
 
    这男人我并不认识。偷偷打量了他一眼,就见这人一脸横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匪气。
 
    齐四也不看他,只是慢慢的摇了摇头说:
 
    “时机还没到!我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小妹……”
 
    这中年男人见齐四否决了他的意见,他立刻闭嘴,不敢再说。而齐四再次看向了张管家,轻声问说:
 
    “张叔,你觉得小妹这件事,应该是谁做的?”
 
    张管家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他沉声说着:
 
    “不好说,谁都有可能,谁又都不可能!”
 
    按我听来,张管家的话,等于没说。但齐四却饶有兴致的看着张管家,他再次问说:
 
    “这话怎么讲?”
 
    张管家沉吟片刻,才开口解释着:
 
    “老板,我猜你心中最怀疑的两伙人,一个是霍三爷,另外一个就是南淮出现的这些人……”
 
    齐四也不隐瞒,他严肃的点了点头。张管家则继续说着:
 
    “的确,那天霍三爷来会馆,齐小姐的做法,让霍三爷很难堪。毕竟老霍也是江春的名人,手下一群亡命徒。齐小姐却一点面子没给他,把多年前的江湖传闻,都讲了出来。这已经等于当众打了老霍和他义子的脸……”
 
    张管家的话,让我心里有些惊讶。齐小妹说的,是当初传言霍风勾引霍三爷小老婆的事。这件事齐小妹早就和我说过。但我惊讶的是,当时发生的这些事,张管家根本就没在场。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就好像他亲眼所见一样。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事肯定是齐四告诉他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多看了张管家一眼。我已经感觉到了,他在齐家的地位,可能要比今天在座的这些人强许多。
 
    齐四慢悠悠的点了点头。张管家继续分析着:
 
    “如果放在十几年前,老霍或许还有这个胆子,拿齐小姐出气。但老霍现在老了,锐气已失。他已经没有胆量做这种事了。毕竟,他面对的是齐家……”
 
    “如果他还有年轻时候的锋利,就不会因为拆迁这么小的事,就把霍风叫回身边了……”
 
    我心里不由的笑了下。拆迁在我眼里,已经是很大的工程。但在张管家眼里,却不过是个小事而已。
 
    张管家的话,让齐四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见他没说话,我小心翼翼的问张管家说:
 
    “张管家,这事有没有可能,是霍风背着霍三爷。他擅自做的呢?”
 
    我一直站在齐四的身边。张管家则站在齐四的对面。不过他从一进来,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听我这么问,他依旧不看我,而是轻声的说了一句:
 
    “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张管家的反问,让我微微一愣,但我还是马上解释着:
 
    “理由其实很简单。霍风以前找过我,他曾和我说过。谁要是敢对霍三爷不敬,就算走到天涯海角,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人的。那天齐小姐的话,似乎有些刺激到了霍三爷和霍风。临走之前,霍风也曾对齐小姐说过狠话。所以,我觉得,这件事霍风的嫌疑很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