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这老乡贡也顾得不说官话了自己的嘴中也突突突突的憋出了一串的土

发布时间:2018-08-18 10:49 浏览:
  他作为已经投了行卷的人士来说,中榜是必然的,无非是名次的先后罢了。
 
    但是一旁的疯道长,却是对于自己的小兄弟的不思进取,给予了高度的鄙视。
 
    他就这样嘴中叼着炊饼,将道袍潇洒的一甩,放下了狠话:“你等着啊!”
 
    说完,整个人就冲入到了滚滚的洪流之中。
 
    ……
 
    看到了疯道长的英勇,一旁的小满是十分的艳羡,他有些奇怪的偏头问家中的主人道:“主子,为何道长这么有本事的人物,竟是这般心甘情愿的待在咱们的身边?”
 
    而一旁要了炒茶的顾峥,则是捧着饭碗大小的茶杯,转着圈的喝着这种类似于现如今的日式茶道一般的茶叶末子,一边给他的小书童答疑解惑了起来。
 
    “你从哪里看出他有本事的?”
 
    “就算是真正的有本事的奇人异士,在国家机器的面前,也只有两条出路。”
 
    “家底丰厚的,隐居避世,做到井水不犯河水的眼不见心不烦。”
 
    “而那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最喜欢红尘中历练的流派,他要选择的道路必须就要与当朝权势息息相关了。”
 
    “就拿现在的佛道信仰争端来说吧。”
 
    “真的是道教的教义就差了吗?不见得。”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现在的武皇陛下,更需要的是佛教的支持与肯定罢了。”
 
    “这历朝历代,一个教派的兴旺与否,都是与上层的最高决策者的心念,息息相关的。”
 
    “这疯道长之所以在这个东都洛阳之中,迫不得已的把选择压到了我的身上,说白了,也是因为他被挤压的走投无路罢了。”
 
    “借我的手,为道教寻找一次机会。”
 
    “这是等价交换,我们无需羞愧的。”
 
    虽然听不明白,但是小满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总之,疯道长还是很厉害的。
 
    没看,在尚书省的大门被打开,两个吏员将两榜单齐刷刷的粘贴在了一旁的进士墙之后,那周边的氛围就像是战场一般,已经混乱了起来了吗?
 
    要是今日中,派出去的是他小满,他不保证自己还有命,活到明日。
 
    脑袋不怎么够用的小满,正在晕圈呢,他的身后就想起了一阵惊喜雀跃的声音:“中了,中了!”
 
    待到这一个茶铺子的人,齐刷刷的都将头转向了那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的时候,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啊。
 
    欢喜的自然是以顾峥为首的小团体了。
 
    因为嚷嚷着中了的人的,自然是被派出去执行任务的疯道长。
 
    此次,他的拿手绝活并没有用的上,因为在成绩和赏钱的面前,各家各户的仆役们是无所畏惧的。
 
    所以,这一次,疯道长可是凭的是他的真本事。
 
    他在山中也曾降过猪,也曾打过猴儿,在险峻的山脉中,也曾过着疯疯癫癫自给自足的生活。
 
    这般的小场面,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洒洒水罢了。
 
    所以,作为这些人当中的状元,顾峥的名字是那样的硕大又是那般的明显。
 
    让在人群中揪头发拉耳朵的疯道长,如同是指路明灯一般的,一眼就看到了它的存在。
 
    目标既然已经定位,掐了一个轻身诀的疯道长,就连滚带爬的从旁人的身上爬了回来,迫不及待的就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对方。
 
    而伴随着他一声嘶声竭力的吼叫声之后,安静如狗的茶铺当中,只有小满一个人转头又叫又跳的回应了他。
 
    “真的?道长,那我家主人的可是取了什么名次?”
 
    “自然是头名的状元啊。”
 
    “若是不出意外,尚书省的喜报通知,现在正在往咱们家中递过去了吧。”
 
    “是不是应该即刻的回转,换点零散的大钱,以备庆祝的喜钱之用啊?”
 
    得到了疯道长的明确的答案,这平静的茶铺当中,唯一鲜活的小满,也如同石化一般的呆愣在了现场。
 
    “道长,道长,你说什么?我家公子考了多少?”
 
    “头名状元啊!”
 
    这确切的话音一落,整个茶铺中,坐的满满当当的人群当中,直接就炸开了!
 
    “我去!是头名!在哪里?”
 
    “让我们也一睹状元公的风采。”
 
    “天啊,可是听清楚了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士?是否可以上前结交一番呢?”
 
    待到这些话语开始炸开的时候,一旁的顾峥,却是老神在在的将手中已经喝得干干净净的茶碗给放在了小案子之上,朝着疯道长和小满的方向一打手势,一溜烟的就从茶铺当中给跑了出去。
 
    待到这茶肆之中的茶博士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那案台上的三枚大钱,安安静静的摆放在其中。
 
    这店家的老板,也不顾的忙乎生意了,反倒是十分紧张的将这三个钱仔仔细细的给揣入到了怀中。
 
    在确认了钱币的安全之后,才哈哈哈大乐了起来:“哈哈哈,状元公子也是喝过我的茶的。”
 
    “我也能沾一沾这文曲星下凡的光了。”
 
    而听到了老板如是说,一旁刚刚反应过来的客人们则是一个个的捶胸顿足了起来。
 
    “天哪,我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这般的人物就在我的旁边坐着,我怎么就没想着上前攀谈一番呢?”
 
    “不行,我要坐在这状元郎曾经坐着的地方,等待我的此次的放榜。”
 
    说完,这个年纪不轻的老乡贡,则是一屁股的就占上了刚才顾峥刚刚离开的那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桌子。
 
    正当一旁的人笑这个老乡贡莫不是痴了吧的时候,那人群之中,又挤出来了一个有些憨直却是极为强壮的仆役。
 
    开口的腔调就是鲁东特有的拐外下坠的土音。
 
    “老爷,俺们也中了!”
 
    “啥?”
 
    这老乡贡也顾得不说官话了自己的嘴中也突突突突的憋出了一串的土话真的你可是看清楚了你老爷我考得可是明经科只录取三十五人的那一榜单。”
 
    而那个傻大个,则是奋力的点头:“俺看清楚了,你让俺花了三个月学的那几个字,俺都记得清清楚楚。”
 
    “老爷的名讳,籍贯,都在上边,明经榜单第三十五位,绝对不会错的。”
 
相关阅读